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
以限制他们传播公司专有信息
  针对劳工委员会区域主任提出的指控,赫奇斯是特斯拉传召的第一个辩护证人。该主任认为特斯拉违反联邦劳动法,包括制定严格的保密政策,该政策不仅侵犯了员工权利并对支持工会的员工进行报复。
 
  赫奇斯的证词表示,自己在2015年加入特斯拉之前,公司就已有了保密政策,并且在2016年,出于担心泄密,公司决定让其现有员工签署承诺,保证他们将继续遵守保密规则。
 
  “他们要求我们确保每个人都记得”保密政策,赫奇斯说。经理们更是被告知,“让人们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他们签署承诺书——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泄密。”
 
  特斯拉辩称劳工委员会的指控均不实。周二,特斯拉的律师马克·罗斯(Mark Ross)称,他可以向劳资委员会的区域主任询问她是如何处理针对公司指控的。
 
  特斯拉前车身制造总监斯蒂芬·格拉明格(Stephen Graminger)周三作证说,是他做出决定,解雇了那名劳工委员会认为被非法开除的员工,并且该员工在工会的活动与解雇无任何关系。
 
  赫奇斯在周三作证前曾表示,他最近已经向公司提出辞呈,10月5日生效。
 
  赫奇斯作证说,在特斯拉工作期间,他访问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(UAW)的组织活动Facebook页面超过10次。北京时间9月27日早间消息,美国聊天软件WhatsApp联合创始人布莱恩·艾克顿(Brian Acton)最近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访时表示,他之所以放弃8.5亿美元期权离开Facebook,是因为他跟该公司在WhatsApp的商业化问题上存在分歧。
 
  WhatsApp在2014年被Facebook斥资220亿美元收购。艾克顿告诉《福布斯》,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和其他Facebook高管希望向用户投放定向广告,并向企业出售分析工具,但他并不同意这两项计划。“到最后,我出卖了我的公司。”他说,“我出卖了用户隐私,换取了更大的利益。我做出了选择,做出了妥协。。”
 
  艾克顿指责扎克伯格急于通过WhatsApp盈利,并且破坏了其加密技术的一些元素。
 
  今年3月,当Facebook因为剑桥分析丑闻而卷入舆论漩涡后,艾克顿发表推文称:“是时候删除Facebook了。”他的创业伙伴简·寇姆(Jan Koum)也于今年4月离职。
 
  本周一,Facebook旗下图片分享服务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·希斯特罗姆(Kevin Systrom)和麦克·克雷格(Mike Krieger)也都从Facebook离职。但希斯特罗姆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和克雷格并没有与Facebook在理念上出现重要分歧。
 
  Facebook高管大卫·马库斯(David Marcus)则通过博文对艾克顿的批评进行反驳。但他表示,这篇博文并非应Facebook的官方要求撰写,而是他的个人观点。
 
  “没有几家公司能像Facebook这样为创始人赋能,也没有几家公司保留团队的时间像Facebook这么长。”2014年从PayPal跳槽Facebook的马库斯说,“其中一些创始人在Facebook完成了自己最好的工作,对整个世界施加了最大的影响。”
 
  马库斯还表示,在跟WhatsApp达成协议后,扎克伯格给该团队安排了一个采用不同格局的办公室,为其提供更多个人空间,“尽管这激怒了Facebook的一些人。”他还表示,扎克伯格完全支持WhatsApp在全球推出端对端加密技术。
 
  “马克认为WhatsApp是一个私密消息应用,加密有助于确保人们的消息真正保持私密状态。”他写道。
 
  谈到商业模式时,马库斯称扎克伯格“给予WhatsApp很长时间的保护”,包括在广告方面和企业消息服务方面。
 
  他写道:“最后,你们可能认为我是老古董。如果一个人和一家公司让你变成亿万富翁,还在多年时间里给予你前所未有的保护,但你却反过来攻击这个人和这家公司,我认为这种做法真的很没品。”北京时间9月27日上午消息,特斯拉的一名经理约什·赫奇斯(Josh Hedges)周三在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(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,NLRB)的一场审讯中作证表示,员工入职特斯拉之前必须签署一项协议,以限制他们传播公司专有信息。
 
  
(责任编辑:admin)